如此“造案”,岂无“祸患”? 一一仙桃市某“非法采矿案”奈何争议不断?

编者按:近日,湖北仙桃籍刘某告诉笔者,他父亲刘某山(军属)于2015年7月底与人合资承包了一个沙场,并与村镇方面还签有承包合同,缴纳费用将近70万。但在2018年7月19日却被相关部门以环保的名义查停了,为此沙场法人刘某炎(军属)还被行政拘留5日,自此沙场再无经营。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19年5月21日,当地派出所所长张某兵派人又突闯刘某山家中強行把人带走,说是涉嫌非法采矿罪,拘押至今已超14个月…

      据刘某介绍,该案办得过于蹊跷、疑点太多。因沙场股东刘某山、鲜某清被羁押初期,传言当时村中不断有人举报该村村委主任李某华,并且还牵扯到了保护伞等焦点话题…刘某对笔者透露:他很怀疑是否是因他父亲可能也参与举报村干部而遭到打击报复?他给出的理由是一个经过了正规招投标程序、签订了正式合同、缴纳了数十万承包款的沙场,早在2018年7月(合同期)被查停之后就不再经营,且先前在承包期检查部门从未指出无证釆沙问题,可时隔近一年后却被认定涉嫌非法釆矿罪?他觉得这里面疑点太多并且决心撕开黑幕…



      实名举报三伏潭派出所所长张华兵徇私枉法、颠倒黑白迫害军属

尊敬的仙桃市纪监委、政法委领:    

  你们好!我叫刘健,男,湖北仙桃人,手机号18295210985,鉴于我父亲于2019年5月21日被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而被迫卷入一桩蹊跷的 “非法采矿案”,致使我家陷入反复维权中,我本人也是心力交瘁,个人精力被此案消磨殆尽,无奈在此给你们反映我内心的悲愤与苦楚!



       所谓鲜码“非法采矿案”,是由三伏潭镇鲜码村原村委主任李某华举报、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牵头侦办的一起军属涉法刑事案。当前,村内外普遍认为这起案件办得太过荒唐。说它荒唐,主要是因一个正常履行了招投标手续、签订了正式承包合同、交纳了数十万元承包款的沙场,早已于2018年7月19日就彻底关闭,可到了2019年5月21日,三伏潭派出所所长张华兵突然又带人闯进我家将父亲带走,此举不仅令全村哗然,我本人也觉得莫名其妙!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是否罔顾事实,仅凭直觉办案?村中传言当时有人不断举报李某华(因今年2月倒卖抗疫捐赠物资被撤职),我父亲是否卷入其中而遭打击报复?目前,我不得不作如下推断:李某华当时被各种举报缠身,身感不能摆脱困境的李某华、张华兵等人为了打击举报者而导演了一出查办“鲜码非法采矿”闹剧。不仅如此,他们还联系记者在网上广泛传播假新闻一一“打掉非法采砂团伙,汉江边的小‘银滩’变得宁静了”…事实上,该新闻除了地名、人名是真的,其余所述几乎全是编造!而且,很多村民也调侃:“这哪是打掉非法釆砂团伙使村变得安宁,反倒是莫名抓人使村变得不再安宁。”因此,害得我父亲被以涉嫌非法采矿为由羁押。现在,本人心中的冤屈怒火已烧得人彻夜难眠,所以我郑重决定对三伏潭派出所所长张华兵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徇私枉法的违法缺德行径,加以鞭挞和揭露,须知:今天他可以滥用职权迫害我家,明天他是否还会迫害别家呢?我控诉举报张华兵的理由有以下5条: 
       其一:青沙站系村属企业,包含我父亲在内的4名股东合资承包青沙站是经过了村镇两级单位许可且有合法手续为证。鲜码青沙站于2015年7月底进行新一轮招投标,在镇企业管理中心和村委会以及部分党员群众代表的见证下,刘仁炎(军属)、刘乐山(军属)、吴先姣、鲜普清合伙竞标成功,并签署承包合同获得经营权。承包时间为2015年8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有效期3年;2018年7月初汉江涨水,为了行洪安全,青沙站于2018年7月19日被迫停产关闭,其法人刘仁炎当时还被行政拘留5日,自此青沙站再无经营,这是基本事实。 
       其二:在所谓“鲜码非法釆矿”案的侦破过程中,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罔顾事实,无中生有,拼凑了许多与实际情况极不相符的材料予以佐证。比如现场截获采沙工具,与管理人员周旋,白天躲藏,晚上作业,说什么盗采的作业线长达6公里,不仅在河道中采砂,还趁夜晚开铲车直接到河滩上偷挖,什么两名案犯在逃等等全是瞎扯!事实上,从2018年7月19日~2019年5月20日,此期间,鲜码青沙站根本就无任何采沙行为,而且张华兵所谓“截获的作案工具”是久放自家门前近一年没动的铲车,当时锈迹斑斑,电瓶已完全报废,可谓是一堆无法启动的废铁了。所谓“抓赃”民警在当场无法拖走,直到一星期后张华兵派人买来新电瓶装上才勉强拖动,这个“铁”的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张华兵却指使民警对记者撒谎,就连很多鲜码村民也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他作为一名派出所所长居然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恐怕后面会惹上大麻烦… 
      其三:承包人能够完成投标,与镇政府、村委会有不可割裂的关系。这是一个已经营了近20年的青沙站,由多个村民合资承包历经多届。早在村支书王某坤任职期间就起步,经历了王某坤、彭某亮、李某华任职的三个阶段。2016年之前,村、镇两级主要负责人始终把它纳入村镇财政收入的骨干企业予以扶持。可是到2016年李某华接手村务,他总是横加干涉青沙站正常业务,致使青沙站生产长期举步维艰。然而,一个履行了合法手续的沙场,向村、镇两级管理部门上缴了数十万元的承包金额,三方主要负责人在合同上郑重签字、盖章,镇主管负责人杨某海到场祝贺并主持招投标大会,镇派出所领导、村全体党员、部分群众代表全程见证了这起招投标大会。村委会会议纪要中也详实记录了当时的招投标盛况,此事不可谓不隆重。可是,张华兵却不顾上述基本情况,心怀鬼胎刻意掩盖釆沙证属村镇负责办理的事实证据,以“执法办案”为名行“报复整人”之实,大搞恶意执法、徇私枉法,其臭名或已远扬,村内外骂声不绝。
       其四:所谓的“鲜码非法采矿案”,张华兵给我的说法是采砂期间无采砂证属非法!而我的疑惑是,为何采砂期间上级检查并无问题,偏偏关闭停产近一年后反倒又扯起非法采矿了?据7月2日庭审时辩护律师调取的相关证据显示,2015年8月1日-2018年7月19日,鲜码沙场在对外经营时,没有任何部门对村委会或沙场股东下达通知:沙场无证不得采沙!换言之,此前鲜码沙场在对外经营时,村委会与青沙站股东之间遵从的是承包合同,上级例行安全检查时,也从未指出鲜码沙场的无证采砂问题,所以当时村镇方、承包方都是按合同执行的,如果当时确有部门严正指出鲜码沙场因无“采砂证”不能再经营之后而我方又偷釆河砂恰被执法者抓了现形,又或者村委会明确按未履行合同的天数核退了我方承包款后我方再釆,这些都可以被依法查办!可上述情形经认多方核实并没有出现。即便是此前2018年7月19日上级突击检查沙场责令停业时,也是以环保名义指出问题所在,根本不涉及无证采砂问题!况且在2018年7月中旬沙场法人刘仁炎被拘时,沙场就停了。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沙场虽不再经营,但张华兵依然不问青红皂白强制传唤股东继而使人刑拘,显然,这里面很蹊跷很不正常! 
       其五:再回到案件审理本身,我父亲并不是青沙站法人代表,即使非要拘押,为何只拘押2人,另外2人从一开始就可取保?除拘押我父亲外,另一位是常年在千里之外的青海省做餐饮的最小股东鲜普清。我认为这样的拘押审理很蹊跷!按国家法律规定,审理拘押一般不超过半年,最长不超过一年,可此案拘押已满一年。更让人费解的是,此前当检察院数次与三伏潭派出所沟通此案有无其它实质犯罪证据时,张华兵称还需要作补充侦察,可侦察来侦察去也只是在售卖金额上做了些文章,统计的金额被他一改再改,也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途径核算的,据庭审现场律师指出此属非法证据。另据村民反映,他还曾扬言绝不放过刘乐山,真不知道他是以何种心理在办案?

                                                           
       尊敬的纪检委及政法委领导,“鲜码非法采矿”一案从发生到今天,明显让人感觉这是一起人为恶意操纵的案件。我完全有理由认为这是三伏潭派出所张华兵恶意执法、挟私报复所致,他或泄私愤,或以此转移视线!我本人认为他作为一名所长,本应带头守法,模范执法,可他却徇私枉法、恶意执法、迫害军属,着实令人触目惊心!这绝不是一句“执法办案失误”所能解释的,从某种意义上讲,难道不是一种恶意打压?难道不是存心迫害无辜? 显然,他牵头办理的这起“案子”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而且还涉嫌制造冤假错案挑起对抗!细想下去,这很可怕!习总书记曾严肃指出:习总曾指出:要懂得“100-1=0”的道理,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九十九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良好形象。执法司法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这是当前我国法治社会特别是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大势下所不能容忍的!我现在别无所求,只想尽早为父亲讨回公道,迫切希望有关部门能实事求是、依法查处害群之马张华兵,以此正本清源、纯洁队伍!

赞(1)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