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市山左口乡千名抢险队员整装待发

梅雨时节,强对流天气频繁出现。如何确保汛期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连云港市东海县山左口乡在备足防汛抗灾物资的同时,由15个村基干民兵、网格员组成的1000名抢险队员已整装待发,随时应对汛期发生的任何险情,确保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山左口乡境内有6座水库、4条河流和2条大沟,防汛任务很重。该乡迅速成立了由乡长任总指挥的防汛抗旱指挥部,领导班子成员全部分配到所驻村和水库、塘坝上,明确目标任务,压实责任追究,制定防大灾防多灾预案;抽调基干民兵、网格员等精干人员成立抢险队,每村至少50人以上,由村民兵营长任抢险队长,各抢险队归属乡防汛抗旱指挥部统一指挥,全乡一盘棋;抢险物资提早到位,现已准备防汛编织袋4万只,木棍5000根,铁丝500公斤,土工布0.4㎡,运输卡车3辆,确保全乡安全度汛。

河北永年界河店村干部夜闯民宅收“超生费”并殴打村民?

连日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居民刘女士精神恍惚,每晚从噩梦中惊醒。10多天前,多名男子夜间闯入家中收取“社会抚养费”,因为要求对方出示执法证件,结果遭到围殴。而让人颇感意外的是,负责收取费用的卫生部门对此却毫不知情。

刘女士家住永年区界河店乡西大屯村,先后生育3个子女,小儿子今年4岁。据其本人叙述,4月30日晚上8时许,六七名男子来到家中讨要1万元“社会抚养费”,其中有村干部威胁如果不缴纳,立即切断电源,拆除家中电表。

由于无法确定来者真实身份,刘女士要求村干部提供执法证件和收费票据。交涉期间,刘女士用手机拍摄现场情况,并向公安机关报警,突然有人上来扇了一耳光,紧接着将其按倒在地。

刘女士哭诉,当时多名男子拥上来拳打脚踢,她躺在地上极度恐慌,脑子一片空白,倘若不是婆婆及时趴在其身上遮挡,后果不堪设想。

据了解,“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性收费,是针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按照邯郸市永年区有关规定,“社会抚养费”征收部门为永年区卫生健康局,由执法队员对违法当事人进行调查取证,下达征收决定书,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均无权征收。征收过程中,执法人员必须具有计生执法资格,并持《执法证》上岗。

5月15日上午,永年区卫生健康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经全面核查,区、乡两级计生执法人员均未向界河店乡西大屯村居民刘女士下达过“社会抚养费”征收决定书,也从来没有委托或授权村干部上门收取费用。

据永年区警方介绍,目前界河店派出所已受理此案,将根据刘女士的伤情鉴定结果依法作出处理。

来源:

礼县:创新产业带贫机制 做活扶贫大文章 ——礼县产业扶贫工作综述

近年来,礼县坚持把产业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治本之策,研究出台了《礼县“一扶一带”产业扶贫奖补暂行办法》(“一扶”即扶持新型经营主体和能人大户,“一带”即带动贫困户稳定增收、稳定脱贫)。在“一扶一带”产业扶贫政策、到户产业扶持项目和就业扶贫等带动下,全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2年底3000元达到2019年底的
7179元,增长139%。仅2019年全县就有6256户、27431人贫困群众依靠产业实现脱贫,占全县总脱贫人口的80%,产业扶贫效应不断凸显。“一扶一带”作为产业扶贫典型范例在《中国扶贫》杂志刊登,礼县被国家农业农村部评为甘肃省唯一的全国农村创业创新典型县。

依托机制创新  放大带动效应

时下,走进位于礼县江口镇塄上村的礼县金鸡产业扶贫生态园,一条传送带源源不断的把新鲜的鸡蛋从蛋鸡区运送到包装车间,工人们正忙着分拣包装。公司负责人张凯华介绍,目前该养鸡场青年鸡存栏已经达到30万只,每天的产蛋量已经达到28万枚,在养鸡场的工人中,有四成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他们每月有三千到三千五的工资,让他们在家门口就能变成产业工人。

据了解,礼县引进北京德青源公司建设规模120万只的金鸡产业扶贫生态园,该项目总投资2.9亿元,其中:礼县投资2.31亿元,主要用于厂(场)房建设、设备采购安装、土地等固定资产投资。北京德青源公司投资5900万元,用于生物资产的投资和生产经营的流动资金。同时由县政府配套建设桥梁、道路、供排水、供电等附属设施。项目建成后将带动5447户贫困户稳定分红,带动就业1000多人,可解决全县568个行政村集体经济收入难题。礼县金鸡产业扶贫生态园是礼县“一扶一带”产业扶贫奖补暂行办法带动的带贫企业之一。

为打赢脱贫攻坚战,礼县不断强化产业扶贫机制创新,成立了由县委主要领导任组长的礼县产业扶贫领导小组,下设7个重点产业开发小组,实行一个产业、一名县级领导主抓、一个领导小组、一套人马、一抓到底的产业包抓责任制,同时,礼县坚持放大奖补政策扶持带动效应,整合筹集资金1.05亿元投入产业扶贫,注重发挥政策引导、资金扶持、制度激励作用,全力落实土地流转、畜牧养殖、龙头企业建设、果蔬保鲜建设等“一扶一带”奖补政策,全县新增土地流转面积2.31万亩,累计达到39.27万亩,累计落实土地流转奖补资金1984.44万元,参与土地流转的农户达5.76万户,带动贫困户9800多户;建成果蔬保鲜库74座,贮量达12万吨,有效解决了农产品贮存问题,掌握了市场话语权。并且加强了到户产业资金的落实监管使用,2018年6月以来,为全县未脱贫的1.6846万户建档立卡贫因户,落实到户产业扶持资金共计3.3693亿元,落实入股资金为19779.79万元,兑现分红资金1741.98736万元,其中:贫困户获得分红1606.42736万元。

培育多元产业  拓宽增收渠道

“由于草坪乡出产的药材品质好,加上党和政府对种植中药材上的技术指导和各方面的扶持,这几年咱们药农种药的积极性很高。只要勤劳肯学习,一年下来,收入三五万元不是问题!”草坪乡芍药村药材种植户杨宏昌告诉记者。

草坪乡依靠资源优势,走以中药材为主导产业的发展道路,逐步形成标准化、规模化、品牌化的中药材种销模式。2019年,草坪乡栽植当归、大黄、党参等中药材约1.2万亩,依托中药材等产业脱贫人口达到482户1879人。

近年来,礼县按照全县“南椒北果,东菜西药、整县畜牧、川坝蔬菜、半山薯菜(油)、高山药材”的产业发展布局,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指导、长短结合、灵活规划”的原则,突出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良种化的产业发展理念,积极加快多元富民产业培育步伐,为群众拓宽了增收致富的产业发展渠道。2019年建成产业扶贫示范点750个,发展以苹果为主的经济林果总面积达到130万亩;种植中药材11.5万亩、蔬菜10.4万亩、蚕豆3.8万亩;建成礼县万亩大黄标准化种植核心示范区,成立了礼县大黄研究院,全力推进大黄产业提质增效、延伸产业链条。累计建成规模养殖场514个、发展养殖大户1068户、养殖中蜂4万箱,发展“五小”产业的贫困户达到1.2万户。2020年全县计划发展“五小产业”35948户、建设农作物户用晾晒场16413户、建设贫困户养殖业圈舍4667户、建设贫困村养殖业集中圈棚122座。全县农业特色产业覆盖行政村比例达到100%。完成种植业保险15.05万亩,养殖业保险3.4775万头(只/箱),占总任务的104.2%。同时,加强农产品“三品一标”认证,有效增强了市场竞争力和占有量。全县累计完成“三品一标”认证企业40家,其中:绿色食品12家企业取得证书,无公害18家企业取得证书;有机认证5家取得转换证书,取得国家级生态原产地产品保护5家。累计种植业认证面积达48.3万亩,畜禽类认证达16.3万只,水产渔业认证4200水立方。其中认证绿色食品苹果类面积达14.5万亩。累计注册“秦皇贡果”
“铨水”牌大黄等农产品商标16个。礼县先后被确定为国家级苹果、大黄生态原产地保护示范区和国家级出口大黄质量安全示范区,被原农业部列为全国苹果有机肥替代化肥示范县和全省唯一全国农村创业创新示范县,被确定为全国“110”网络扶贫创新活动十大核心示范县。

延伸产业链条  增强带贫能力

“咱们公司今年计划在草坪、白关、罗坝等乡镇建成大黄种植基地4000亩,带动中药材专业合作社113家,通过指导农户田间科学管理及后期的分级筛选、粗加工等,提升产品质量和附加值,直接带动2100多户中药材种植户增产增收。”礼县春天药业负责人说。

春天药业作为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去年,在草坪、白关、罗坝等乡镇建设了标准化大黄种植基地3000多亩,年产值达2030万元,带动中药材专业合作社73家,带动中药材种植户1600多户,采取订单收购的模式,在精准扶贫户中收购大黄700多吨,收购额达1850万元。

礼县农业农村局负责人介绍,近年来,礼县依托“一扶一带”等政策,激励引导龙头企业、合作社发挥产业组织优势,积极推广“企业+合作社+贫困户”“订单收购+分红”“入股+保底收益+按股分红”等产业带贫模式,实行产加销一体化经营,持续加快全产业链创建进程,做大做强特色优势主导产业,延伸产业链条,有效提高产业扶贫的质量和效益。

礼县把延伸扶贫产业链条,提高特色农产品附加值,增加群众的收入作为发展产业的主要途径,2012年以来,抢抓东西扶贫协作、中央单位定点帮扶机遇,引进6家企业,建立“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大力发展种植养殖业,直接带动6101户2.44万人贫困人口增收。去年引进的山东绿盟、山东湘鲁发展订单辣椒2.38万亩,建设辣椒加工厂2个。引进青岛善扶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与礼县宏昊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石桥镇汉阳村合作建成连栋拱棚1栋60亩。引进北京德青源公司“金鸡产业扶贫项目”已建成投产,引进中国中药控股有限公司“礼县中药材产业园区建设项目”正在建设。在313个贫困村有农民专业合作社1263个,累计发展联合社17个,参与农民专业合作社85个。累计发展家庭农场7个,带动农户75户,其中贫困人口60户248人。累计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343个,其中国家级7个、省级25个、市级66个。目前,全县累计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2183个,入社农户3.92万户,带动农户5.29万户,带动贫困户2.35万户。截止去年底,全县发展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到28个,其中省级4个、市级24个,带动农户9820户29240人,其中贫困人口7173户22519人,带动贫困人口人均增收1500元。

加大就业扶贫  增强“造血功能”

礼县劳务办负责人介绍,今年受疫情防控影响,针对部分返乡群众暂时返岗难,县委、县政府先后出台外出务工期间贫困劳动力交通生活费补助等措施办法,开发礼县就业扶贫用工信息平台二维码,有序组织引导广大群众,全力消除疫情影响,为带动群众稳定增收奠定了基础。截止3月底,已组织劳务工8万人,其中组织输转6.3万人赴青岛、浙江、北京等地外出务工。

近年来,礼县积极开展实用技能培训,持续加大就业扶贫力度,着眼于提高贫困群众“造血功能”。仅去年,依托各类机构完成技能培训10791人,其中贫困人口8560人;输转劳务工12.03万人,其中有组织输转8.54万人;组建各类劳务中介机构35个,发展劳务经纪人3568人,持续做大做强“礼贤妹”、“礼贤大嫂”等优势劳务品牌,促进了劳务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实现创收26.59亿元。2017年以来,全县累计完成1653户5783人实现了异地就业脱贫,其中贫困户649户2119人。建成认定扶贫车间50家,吸纳当地贫困家庭成员就业809人,开发乡村公益性岗位2873个,选聘生态护林员3046人,实现了就地就近就业脱贫。

通联:礼县融媒体中心  韩文彦 郭虎 魏旭

陈奕迅唱了两首金曲为世界加油!一次难得的钢琴演奏和歌唱的尝试,向约翰·列侬致敬

来源:盖饭娱乐官方号

万众期待下,陈奕迅两次出现在Lady Gaga策划的全球慈善抗疫演唱会上,演唱了2首经典歌曲,振奋人心!

由美国著名歌星Lady Gaga与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公民公益组织(Global Citizen)联合发起的“同一世界:团结在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全球线上慈善音乐会,于北京时间4月19日凌晨起举行。

让中国网友万分惊喜的是,除了著名钢琴家郎朗之外,赫然出现了两个天王级人物的名字,分别是张学友和陈奕迅。

在演唱会进行到一个半小时左右,陈奕迅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戴着驼色的小帽子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一身的打扮非常居家随意。

在开始演唱前,陈奕迅先是用粤语、然后用普通话,最后是英文,两种语言一种方言,分别致谢了全世界的医护人员们,看上去非常温柔。

致谢完毕之后,只见他坐在钢琴前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经典金曲《我什么都没有》。

六点半左右,陈奕迅再次出现在了画面中。视频中的他,仍是之前的打扮,不同的是他放下了吉他,还调整了一下子拍摄的视角。

从两段视频的画面中可以看出这间房间的面积或许并不大,靠着的这面墙刚好放进去一架钢琴,而且“E神”的身后还有一些玩具和一只萌萌的绿色兔子,让网友不禁猜测这很有可能是陈奕迅供女儿玩耍的房间。

这一次陈奕迅依旧是自弹自唱,而且是罕见地弹起了钢琴,选择的歌曲是《LOVE》。开口唱歌前,陈奕迅还声明“我并不擅长弹钢琴,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很紧张”,让人忍俊不禁。

“E神”的两首选曲都饱含着寓意与祝福。在第一首歌的歌词中,表现了一种非常坚强和乐观向上的态度。歌词里写着:“同样犯不着哀求,够遗憾,还要去张开笑口”。

而第二首歌则是约翰·列侬(John Lennon)的曲目,向经典致敬,更诠释了大爱的真谛。这也是陈奕迅第一次现场唱这首歌,但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让这场live格外温柔与亲切。

陈奕迅唱得轻快俏皮,传递出爱与力量。歌曲并不长,仅有一分多钟,唱完后陈奕迅还献上飞吻,也是非常可爱了!

祝福我们都能扛过这段特殊时期!为每一个人加油!

因改编《四面楚歌》震惊全场琵琶大师刘德海去世,享年82岁

4月11日下午,一条“琵琶大师刘德海去世”的消息传遍网络。随后,红星新闻记者从刘德海的一名学生处证实了这一消息。“我也是今天下午知道老师去世的消息,现在正准备前往北京,送老师最后一程。”据了解,著名琵琶演奏家、教育家、作曲家刘德海是11日下午14:25在北京因病逝世的,享年82岁。刘德海生前曾多次来蓉举行演出,非常喜欢成都。

“我们也是今天下午接到老师去世的消息的,非常突然。”曾跟随刘德海学习多年的学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老师这段时间身体都不太舒服,断断续续在住院,但没想到他竟然离开了我们。”刘德海的这位学生非常悲伤,她现在正收拾行李准备乘坐最近的一班航班前往北京。

红星新闻记者还了解到,前几天刘德海老师不小心滑倒,之后一直昏迷,没有再醒过来。

刘德海1937年8月13日生于上海,从小学习琵琶、二胡、笛子、三弦等民族乐器,打下了坚实的功底,并表现出了突出的音乐才能。1954年,他拜琵琶演奏家林石城为师,得到了林先生真传。1957年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在浦东派演奏技艺的基础上广采博纳,又向崇明派的曹安和先生、上海汪派的孙德裕先生和平湖派代表人物杨大钧先生等学习请教,采各家之长,兼收并蓄,大大发展了琵琶演奏的基本功,并具备了深厚的传统音乐修养。

1973年,刘德海和吴祖强、王燕樵合作创作了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首开琵琶大型协奏曲之先河。

1979年开始,刘德海与指挥家小泽征尔及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三度合作,演出了《草原小姐妹》等乐曲。刘德海也是最早和柏林爱乐乐团合作的中国音乐家。1981年2月3日至5日,黄贻钧一连指挥了柏林爱乐乐团的三场音乐会,曲目包括鲍罗丁《在中亚西亚草原上》、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这是中国指挥家第一次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黄贻钧也是第一位在柏林爱乐乐团奏响中国作曲家作品的指挥家,分量之重可想而知。当时,《草原小姐妹》演了两场,担纲独奏重任的正是刘德海。

刘德海漫画自画像

作为当代琵琶演奏的代表人物,刘德海不断探索琵琶指法的创新,曾改编《浏阳河》《倒垂帘》《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等曲目,其中,最出名的改编无疑是《十面埋伏》。

1975年,刘德海凭借一曲自编自弹的《十面埋伏》震惊四座。“正常心跳是每分钟72次,我演奏《十面埋伏》时,用四根琴弦,和十万大军打仗,心跳每分钟100多次。”刘德海曾这样说。

几十年集演奏、创作、理论、教学于一身的实践,使刘德海对中国民族音乐有了自己独特深邃的理解。他对年轻的民乐演奏者,也给予过太多的帮助。

“你弹琵琶但不一定喜欢它,可能是父母要求你弹的。在学习过程中,你可以尽量多欣赏一点琵琶音乐,慢慢培养对这块有灵性的‘木头’的感情。”刘德海曾对学生说道,“左右手10个手指每天都要练,一天不练也不行。可以说,琵琶乐手最受苦受累。你要是立志走专业道路与琵琶终身为伴,那你就要受一辈子‘苦’。欲想事业大成,非吃大苦不可。由于种种原因,你可以半途放弃琵琶,但放弃不了这一条做事的道理。”

愿大师一路走好。

张文宏回应被叫网红医生,我还是希望大家叫我文宏

4月11日,人民日报客户端的团队专门来到了上海,就是为了倾听一个声音,疫情发生以来这个声音在网上太火了,网友评价他专业敏锐、直爽、硬核,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和他对话——张文宏医生。

“网红医生”的关注度带来了很困扰吗?张文宏:首先是薪水没有那么高,我不是很喜欢被称为“网红”,还是叫我文宏医生吧。但通过这段时间,还是希望传染病的知识、正确的知识,能像病毒一样传播,最终打败病毒。病毒很快就会过去了,以后我就是个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普通医生。传染病也不是个“红”的学科,但我还是非常享受我的工作。

(原题为《大咖有话|对话“硬核”医生张文宏》)

商丘市柘城县惠济乡:相邻两家商砼站污染谁来管?


位于商丘市柘城县惠济乡大黄楼村路西有紧挨着的两家商砼站,从经营至今,环评、安监、消防、土地、规划等有关手续都未办理。甚至西边这家商砼站的占地都存在严重问题,通过肉眼目测,有一部分厂地直接建在了大田地上,如图:

长期以来,严重污染了周边的空气环境。最后,希望当地政府和环保局能够联合执法,依法将其取缔并追究法人的责任。谢谢。

来源:河南法治快讯

吕梁市中阳县武家庄镇窑科附近现有毒工厂

近日:吕梁市中阳县武家山乡附近村民来电反映称:我们武家山乡普善庄村村民,我们普善村附近有一个叫窑科的地方,有一家生产毒农药黑化工厂,生产设备全部在一间蓝色彩钢大棚内,卷闸门白天就锁上了,工人在里面生产。

生产时产生一种特别呛人的气味,有毒废水经过埋在地下塑料暗管排到外面。周边的环境受到造成严重影响。有的黑化工厂顶风生产、违法排毒水,无视村民们的生存条件。当地政府装聋作哑,现在我只能通过媒体反映此事,希望此事报出来后引起上级相关部门的重视。……村民的话让本网有些难以置信,现举国上下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突出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全力推进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如此的高压环保形势下,真有黑企业吗?有毒化工厂违法排毒水?当地政府难道真的不知情?还是真的知道不管?为了弄清楚事情真相,本网到中阳县进行了调查。

4月6日上午,本网驱车从太原出发,按照村民发的位置开始导航,三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了中阳县武家庄乡窑科附近的有毒黑化工厂。首先进入本网视线的是,一家正在生产的石料厂,原料、产品四处乱放,几座堆起来的石子、原料没有任何遮盖。石料厂进去二百余米处,是一座数十米长的蓝色彩钢车间,二个高达数十米的烟囱。蓝色彩钢上卷闸门紧闭。本网下车后,顺着彩钢车间墙上拖出来的一根电缆前行,这时,从彩钢车间另一个小门走出两名工人,看到本网后快步跑了出去。化工厂私设暗管排放有毒废水,采用接塑料软管通过地下,将有毒的废水排放至厂外面的井内。直接进入地下水位。任何地方的地下水源全来自地下水,将对水源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直接影响到周边居民的生产、生活。化工厂没有任何手续、更不没有任何资质、及环保设备情况下进行生产。而且违反国家规定,排放有毒废水。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第三百四十六条。

本网进行全程拍摄后。驱车准备返程,这时,石料厂出口处,一辆绿色皮卡车挡在了路中间,一名四十多岁男子,一边拿手机对本网的车进行拍,一边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本网答:我们是找人,中年男子讲:找谁?本网答:这个我不方便告诉你。中年男看了本网一眼,转身打起了电话,数分钟后中年男开车让路

本网离开现场后,拔通中阳县生态环境局任领导电话,说明来意后,任局长讲:你说武家庄窑科附近有毒黑化工厂,我们真的不知情,我安排局人到现场调查,处理结果电话联系。

随后本网拔打了中阳县分管领导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本网告知有毒黑化工厂违法生产,违法排放毒化工废水一事后,分管领导讲,首先感谢媒体的监督,如果没有你的电话,我们还真不知道。我立刻安排相关部门到现场进行调查,情况属实不管涉及到谁,我们一定严处。中阳县有毒黑化工厂是否能彻底取缔?相关责任人怎样处理?

对此,本网将继续关注

来源: